老柴油机的回忆

日期:2020-10-07 08:14:56 作者:guest 浏览: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

本帖最后由 BD5IF 于 2012-6-15 07:53 编辑 老柴油机的回忆   当年 “插队” 在赣北,见到过一台古董级的老机——老式柴油机。汽车送我们“下放”的时候,并没有送到公社。而是从东往西,沿途、分批、逐次下车的。我所在大队,在公社的最东边。因此,我这个大队的知青,车没到公社就下了车。起先一段日子,没见过公社是个什么样子。有空闲了,免不了要去逛逛。         公路随丘陵而起伏。头一回去公社。沿公路走去。  离集镇还有三里路远时,就能够听到一声接一声的 “哐、哐……”声响,从集镇那边飘来,回荡在田野中。每两声之间,间隔约两秒钟,很有规律。因为曾见过用大榔头敲钢板的场景。所以,我初闻此声响,当即依据它的音色和“敲击”频率而下判断:必是农机厂的工人,正甩着大铁榔头,一下一下地,在敲打钢板。    (当时缺少设备,靠人力,用十几磅的大榔头敲,“革命加拼命”,以求“创造奇迹” 的事情,很是常见。记得当时的《江西日报》即有过社论 :“抡起大锤干革命”。)( 刚才,用“抡起大锤干革命”这句,百度了一下——“找到相关结果约3,740个”)  一声接一声,敲击声像极了“大铁榔头敲钢板”。 只是,这抡锤的工人,技术真棒,怎么“不知疲倦”地一直敲个不歇?使人心生疑窦。       结果没费多大功夫就证明,不是大锤,是机器。这“哐、哐”声,来自一台柴油机。有没有搞错?柴油机怎么可能“每间隔两秒钟,响一声”? 会不会是“锻床”之类的机器?如非亲眼目睹,而是光听别人说,柴油机是这么个响法,我也未必相信的。一开始,我也误以为这是“工人在敲钢板”呢。 四十多年后的今天,我再次回忆当年那“哐、哐”声,同时对比眼前的石英钟秒针的跳动,的的确确是:“约每隔两秒钟,才响一下。”           “哐、哐”声,一直没停。    几个人逛来逛去,逛进了镇上的碾米厂。这才看到,随着“哐、哐”声响,一台极老式的内燃机,正运转中。原来是……柴油机。是它在响!厂子很小,没有门卫。故我们参观碾米厂,观看“从谷到米”的全过程。不会遭到驱赶。约二、三米高处、装有一根长长的“天轴”,加上一个个皮带轮、横七竖八的皮带。把动力从这台柴油机,传送到全厂各台机器——稻谷去壳机、风车、振动筛、传送带 等等。——整个碾米厂,全赖这一台柴油机,提供原动力。(“天轴”,这个消失多年的机械装置,现如今,只在照片、老记录片里才能看到。)    问过才知:白天,柴油机是碾米厂的动力。入夜,碾米厂歇工。柴油机发电供公社照明。(发电机也安装在柴油机旁边,皮带传动可切换。)零点到早上八点,是这柴油机的休息时间。   这台黝黑的老柴油机,卧式,单缸。那汽缸:外径,约尺余(30厘米)。汽缸长度,二尺左右(50——60厘米)。    两个形状一模一样的飞轮,直径近一米,对称地置于曲轴箱两旁。有点像板车的车轮,但明显比板车轮子大。    飞轮和躺卧着的汽缸,占据了大约一张单人床那么大的地盘。一根粗大的烟筒,向上伸出屋顶,那是排气管。    观看飞轮转动,听“哐、哐”的爆炸做功声,可知是四冲程的。(每“哐”一声,飞轮转两圈。)    眼前的飞轮,匀速、缓慢地转动着,慢得有些“威严”。且使人感到不可思议——像是一具教学模型,正以慢动作,在演示工作原理。    曲轴箱朝天的位置有个小窗口,不知为何是敞开着的。能看得见,每转一圈,曲轴都在一洼机油里浸一下,得到润滑。    飞轮轴承的润滑方式,则甚是简陋:    两个竹筒,底下都钻一小孔。分别悬挂于两侧飞轮的轴承之上,内盛机油,缓缓滴下,对飞轮的轴承作润滑。    飞轮轴承之下,另放置着两个大竹筒。飞轮轴承的完成润滑后 淌下的机油,流入这里头,得以回收。       低处的大竹筒内,回收的机油,越积越多。工人要时常将大竹筒内的油,倒回高处竹筒(置于飞轮轴承之上、底有小孔的)之内,以保证润滑不断“循环”下去。可惜,这柴油机的身世,当时竟没顾上问问。以至于对它的出生时间、地点,一无所知。    “洋务运动”时期,从国外进口的?再晚一些时候,由“江南制造局”一类的工厂“国产”的?当地人,早年买来办厂的?解放初,从旧时“发达地区”,“支援”到这里来的?不管它来自哪里,这台黑黝黝,脏兮兮,陈旧至极的机器,到1970年代居然还在“发挥作用”,真不简单。后来去公社,还又去过这碾米厂, “观赏”这台老机器。方圆几十里内,能吸引我们的,有着现代工业的气息的东西,又可以自由参观的,就是它了。那时,方圆几十里内,只有在公社所在地的集镇,才有一家小饭铺,唯一的。那里的一毛五一碗的 “光面”,二毛五的 “肉丝面”,同样至今难忘。这台古色古香的柴油机,想必早已尸骨无存了。倘能留存至今,虽不可能再作为动力使用,却不一定非要毁弃。或许可以把它放在博物馆里,让人们直观地看到,人类在创造物质文明的科技大道上,曾经有过的艰辛步履。要是哪个旅游点,把它弄了去,没准会搞成吸引游客的一个亮点。孩子们见了,没准会惊呼:“穿越了!”中国这么大,这台机器不应该是“唯一”的一台,当年其他地方,会不会还有它的同类?评分
2

查看全部评分

    阳光的风

    183421393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